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脆弱敏感、倔強執拗的崔永元

時間:2018-12-05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秋雨楓 點擊:
脆弱敏感、倔強執拗的崔永元

 
  我關注和討論崔永元的種種行為有很長時間了,網上關于他的各種討論也已非常多。我今天試著從另外一個角度去重新考慮了一下他的心態和動機。
 
  
 
  行為經濟學上有一個概念,叫“厭惡損失”。簡點說,就是跟從未得到比起來,我們更加討厭失去已經擁有的,而且我們對于所損失的東西的價值預估永遠要高出其本身的價值。舉個例子。一個人拿了5000塊去賭博,每把賭注為100塊。如果他輸掉一把,局外人可能覺得他只是輸了100塊,但當事人卻會覺得自己輸了200。為什么呢?因為他會想,如果這一把贏了,手上的錢會是5100,而輸掉,則只有4900。我感覺崔永元這些年的經歷和行為,很符合這個概念。他一直在“損失”和放大“損失”,一直在厭惡和放大厭惡。
 
  
 
  一、在央視的沉浮錄
  
 
  他曾經因為《實話實話》而爆紅,在那個年代他幾乎是家喻戶曉。在當時稱之為央視一哥,毫不為過。但是后來談話類電視節越來越多,競爭越來越激烈,《實話實說》的收視率逐漸下降,他的心態也在這個過程中漸漸崩潰,直至抑郁。2002年他徹底離開了《實話實說》。
 
  
 
  2003年,他又開始了另一檔節目--《小崔說事》。就在《小崔說事》開播放不久,便鬧出了電影《手機》影射他的事件。他當時的敏感,可見一斑。《小崔說事》開播以后,收視率一直不高。作為制片和主持人的崔永元,仍然在承受著從爆紅到不溫不火的落差。而當時,央視正當紅的男主持人朱軍,已經成了央視一哥。
 
  
 
  2005年,崔永元做了一件讓媒體都大為震驚的事。他在公開采訪中說了這樣一段話:“我們臺一個主持人在做談話節目,采訪一位藝術家,這個藝術家很投入,很忘情,主持人也在現場號召大家向他學習。這個主持人出來后卻說‘這傻×今天真配合’我看這個節目時,他(那個主持人)在哭,我就嘔吐。”
 
  
 
  雖然他并未點名,但這么有指向性的語言,讓所有人都將矛頭指向了朱軍和他的節目《藝術人生》。而朱軍卻也只能吃啞巴虧。因為人家沒點名,你出來辟謠等于是把事兒往自己身上攬,而不辟謠所有人又都會認為說的就是他。朱軍5年之間都沒有公開回應過這件事兒。直到2010年12月份,在《藝術人生》十年慶典暨特別節目現場,崔永元才正式給朱軍道了謙。而此時,《小崔說事》已于當年的7月份停播。也就是說,這個時候的崔永元,在央視基本上已走到了窮途末路。從紅極一時到窮途末路,從曾經的央視一哥到跟現任的央視一哥在電視節目里低聲下氣的道歉。這其間的落差,徹底擊垮了他的心態。
 
  
 
  從他說《手機》映射他,到他含混的表達讓媒體把矛頭指向朱軍。我們都能看得出來,他在把自己的“損失”放大,把自己的厭惡放大。這種放大后的厭惡讓他越來越敏感,越來越脆弱。他很想找回往日的榮光,但找不回來,于是就想把那些曾經比不上他,但后來比他紅的人往下拽。
 
  
 
  2013年12月16日,崔永元正式從央視離職,入職中國傳媒大學。
 
  
作品集秋雨楓 責任編輯:秋雨楓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七星彩第一位最准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