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原來,愛可以后會有期(4)曾經有個人

時間:2019-07-09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卜算子 點擊:
 
第四章 曾經有個人 上
    錢南宇出院了,在醫院門口我遇見了來接他出院的女孩,這女孩我沒有見過,也未曾聽他提起過,但我認出了她的聲音:那個通知我錢南宇跳樓的人。她叫聶婷婷,我想起春晚那個“婷婷不要走”的小品,忽而覺得她也許就是錢南宇的真命天女,她一定是個單純美好的女孩,雖然我與她未曾相處過,但我很喜歡她的聲音。
    “你真的不問我嗎?”錢南宇上車前再次確認。
    我搖搖頭,說了句很有哲理的話。“因為太想知道所以不敢知道,所幸裝作無法知道。懂嗎?”
    他送了我一個“滾”字,便載著美人瀟灑離去了。我知道,他不可能再是我的哥們了。
    “走吧,師傅。”我回到車里,今天要替楠姐接一位貴賓,所以我只是順便來看看錢南宇。
    汽車飛馳,記憶將我帶回到高考結束的那個夏天。
    “你好,我叫越小歡,以后請多多指教!”我微微頷首,第一次主動介紹了自己。
    “你好,我叫季莫。”男孩很認真地看著我,而我卻忍不住笑出了聲。
    “有什么好笑的?”糟糕,他很不悅。
    “對不起啊,我只覺得如果你姓陳的話,豈不是要叫,沉默?”我居然還有心情開玩笑。
    “我姓莫,莫言的莫!”他糾正我的判斷時,態度堅決。
    “那你為什么不叫墨跡啊?”我再次開玩笑。
    我的腦袋當時一定是進水了,一向沉穩的我怎么會對一個陌生人如此放肆呢?難道要怪他長得太帥氣,還是要怪他給人的感覺太親切呢?
    “我母親姓季。”他道,然后給我一個大大的白眼。
    輪到我沉默了,我想腦子進水的人是他,面對如此無禮的我竟然還可以如此好脾氣的解釋。
    “怎么不說話了?”他追問,眼神探究著我的想法。
    “理屈詞窮!”其實,我只是找回了理智。我發現我無法“自來熟式”地成為幽默的人,他不會知道我此刻很討厭自己。而他應該也不會知道,在與他日漸相處的日子里,我喜歡上了他。喜歡他談吐得體又不失風趣幽默,喜歡他爽朗清澈的笑聲和隱藏在眼神里的驕傲,喜歡他做事干凈利落和謙虛好學,喜歡他明確的知道自己的當下和未來。
    而我,有什么值得被喜歡的優點嗎?
 
第四章 曾經有個人 中
    愛上他,應該是在遠走近十年的父親突然回來的那天。
    我哭得昏天暗地,暈倒在路邊。醒來的時候他在我身邊,原來他一早發現我狀態不好,一路跟著我。
    醫院消毒水的味道很難聞,我腫著雙眼說:“帶我回家吧!”后來,她給我起了個“流浪貓”的外號。
    他的家有個很大的落地窗,雖然只是一個人住,卻很有家的感覺。相片墻上掛滿了一家三口的旅行照片,有他小時候的百天照,有他父母的結婚照,還有他們的親子照。這些,在十歲以后便是我不再擁有的。
    “我爸在我媽去世后就離家出走了,我一直被寄養在我大姨家。”我對他說著我的故事。“十年,我都不知道他是生是死,他也對我不聞不問。我以為我會忘了他的樣子,可我還是在人群里一眼就認出了他。”
    “你爸媽應該非常相愛。”他篤定,并沒有直接安慰我。
    “是。”我微愣,他猜的很準。
    我回憶著一些往事。夕陽里散步,父母總是手牽著手,每到周末父親會親自下廚做母親愛吃的紅燒肉,我經常聽見父親說“老婆辛苦了,老婆謝謝你,老婆你真好”,當時我還是個快樂的小女孩。
    “你爸真的很愛你們。”他又篤定。
    “他不愛我。”我反駁,自嘲道:“愛我怎么會留我一個人呢?”
    “我爸常對我媽說孩子大了就會遠走高飛,而愛人卻會一直守在身邊,所以更愛我媽,但有時候人會因為深愛而不敢面對離別,所以我爸對我媽簡直是無微不至,因為害怕失去。這種感覺只有失去的人才能體會,你是無辜的,但也是最能讓你爸爸陷入悲傷的人,他看到你一定會想到你母親,但我相信,這十年來,他一定一直在關注你,并努力地靠近你。”
    他一直在說,我一直在聽,就像一篇優美的散文,讀進了我的心里,是的,我要的不是恨,而是證明父親并不想拋棄我。
    “如果我是你,我也會難過,但我可能還會感激他對母親至死不渝的愛情。”他很感性地道:“越深愛越容易受傷,情深不壽大概就是這個意思。”
    “你,深愛過?”
 
第四章 曾經有個人 下
     咖啡店的老板打算介紹男朋友給我,我以上大學為理由拒絕,不料老板說對方和我上同一個大學。
    “楠姐,您千萬別告訴我名字。”我拜佛一樣的拜她。
    “是我朋友的孩子,我還真不知道叫什么。”楠姐打趣道:“比季莫帥多了。我給你問問吧?”她逗著我,卻瞟著季莫。
    “我認罰酒!”今天我才發現楠姐是個記仇的主,前些天喝酒被我們灌醉,今天是要討回來一些的,只是今天就我們三個,顯然我和季莫吃虧。
    “不行,要么你就同意看看,要么就。”楠姐想了想,道:“直接定下來。我朋友家孩子真的很不錯哦!”
    “不行!”季莫搶在了我前面拒絕,最嚇人的是他抓住了我的手。
    “你都要出國的人了,湊什么熱鬧啊!”楠姐看熱鬧不嫌大,但我知道季莫說的是醉話,他只要不開心,喝酒就會醉,然后醉話連篇,最后選擇性失憶。這是近一個月來常有的事。
    “我可以不出國。”他認真地看著我,仿佛等著我一句中肯的挽留。
    “他醉了。咱別耽誤了祖國的花朵。”我的話音剛落,他便已經耷拉著頭靠在了椅背上,看不出什么異樣,但總覺得有那么點奇怪,楠姐對我淺笑著搖頭,最終什么都沒說。她知道我的心意,只是我不愿改變別人的命運。
    酒醒后,我和季莫還是那樣互懟著過活,偶爾他會來我家蹭飯,對我爸的紅燒肉贊不絕口,偶爾讓我客串女朋友去看他健忘癥的外婆,我們已經不在楠姐那上班,但每天都會去她那里報道,好像在為見面找個借口。
    每天每天能有多少個每天呢!直到大學開學前一天,季莫出國,這個每天便成了記憶里的昨天。
    愛一個人是給予他追求的自由而不是束縛,我既無法與他并肩同行,便不能拖累他的腳步。
    他認真地說:“蘇越,三十歲你未嫁,我就回來娶你。”值得一提的是,就在昨天,我爸幫我改了名字,受“季莫”的啟發,我很喜歡,也感謝季莫。
    我嘻哈地道:“行啊,到時候你未婚我就給你生個孩子好啦!”
    開著玩笑送他離開,我們便再沒有了聯系。
    昨天的昨天是回憶,明天的明天是未來。我們卻只能活在當下。
    手里舉著“James”的名字,我在人群里尋找著它的主人。來來往往接機的人很多,這里有離別也會迎來重逢。
    “流浪貓,我回來了。”記憶里的聲音溫柔地在我的身后響起,我的心跳漏掉了半拍。回憶太多產生的幻覺吧?我想。
    這時有人拽我的衣角,我低頭看見一個四五歲大的可愛男孩,而他的左手正牽著季莫。
作品集卜算子 責任編輯:秋雨楓
頂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發布者資料
卜算子 查看詳細資料 發送留言 加為好友 用戶等級:注冊會員 注冊時間:2019-06-14 13:06 最后登錄:2019-07-23 15:07
七星彩第一位最准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