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請 登錄注冊
當前位置:雨楓軒> 原創長篇小說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說 > 巫道 > 第一卷 > 第一章再遇三羊胡
第一章再遇三羊胡



更新日期:2019-09-07 + 放大字體 | - 減小字體 本書總瀏覽量:

 

第一章再遇三羊胡

 

  炎炎夏天,正值酷暑。

 

  中午時分。

 

  何旭酷在床上是怎么也躺不住了。

 

  熱啊,滿身的汗,想翻個身都擰不動了。

 

  何旭酷低聲嘟囔一句“真他的熱!”恨恨的起身,去了衛生間,沖把臉,擦擦身,回屋穿衣出門。

 

  出了門,何旭酷皺皺眉,那水泥路上騰騰的熱氣撲面,腳下也倍感烘烤,不由的站在門口猶豫了:在家熱,出門也是熱,我是出去不出去?

 

  扭頭看看已經鎖上的門,暗罵自己一聲,熱暈了,還是腦子進水了?沒考慮清楚就匆匆出來,你說這么熱的天去哪兒?算了,既然門都鎖上了,那就出去轉轉吧。

 

  此時的街上是行人都少,都在家午休呢,沒事誰出門啊。

 

  何旭酷漫無目的的轉著,不知不覺間來到公園前。

 

  公園前是一個小市場,花鳥魚蟲、名人字畫、古董雜玩諸般都有,因為時值正午的緣故買賣不是那么興隆,雖然也時有人進出,卻顯得冷清許多,那些店老板們也大多趁此機會稍作休息。

 

  市場下面馬路兩旁,綠化樹下陰涼處倒是挺熱鬧。

 

  打牌的,打麻將的,下棋的,坐在那兒閉目養神的,當然也有圍著聊天的,人還真是不少。

 

  何旭酷平時也喜歡打牌,什么夠級啊保皇啊炸金花啊升級啊,水平不是很高卻也不是很俗,居中吧,他自己這么認為。

 

  因而此時的他四處看看后,選了一棵較為茂盛的樹下,站在了牌桌旁,看了起來。

 

  四個老頭正在打升級。

 

  在這兒打牌的或者打麻將的或者下棋的,還有聊天的,多數都是退休的老頭老太太們,年輕的很少,自然美女更少。

 

  若是按何旭酷的心里所想,他是不愿意來這兒的,他很喜歡去商場或者書店,因為那兒美女和少婦,就連那些大嫂也是極為令人眼饞的,他喜歡看。

 

  尤其是夏天,美女們都喜歡穿露裝,休頎的長腿,勻稱的身材,玲瓏的曲線,勾勒的三圍,雪白的皮膚......,每每在商場里的時候,何旭酷都覺得自己的雙眼不夠用,恨不得多生幾雙眼猶自不足,是口水暗暗咽啊。

 

  何況商場也罷書店也好,里面空調開著,每個樓道或者電梯拐角處,都有座位供顧客累了歇著的,逛商場是極舒服的一件事。

 

  今天何旭酷之所以沒去商場或者書店,是因為他突然覺得在商場里或者書店中雖然是能看到不少的美女少婦,那風韻那身姿是夠誘人的,可是有什么用,有句話說“食色性也”,他卻是只能食色不能那什么的,看久了也難受。

 

  所以當他懶散的慢步走到岔口處,再次站住,想了想才決定去公園的。

 

  坐在桌旁的四個老頭,甄淮看他們年齡也是相仿,相貌自然不一樣,不過除了面對著自己的那個染了滿頭黑發穿著也較為講究的老頭愛咋唬,還好急之外,其余的三個人大都不愛做聲,只在出牌的時候用些力,叫出來摔在桌上。

 

  看來愛咋唬的那個老頭沒退休前應該是某個部門領導吧。

 

  何旭酷暗自揣摩。

 

  靜靜的就這么看著,何旭酷看了沒多久就感到索然無味,其實吧,是他們打的是有些臭,那是按何旭酷的理解啊,明明對家沒梅花了,嘿,他偏偏出梅花,你說人家能不“斃”了你得分?或許也是他們“當局者迷”,自己“旁觀者清”吧。

 

  唉,算了,不看了,要不咱還是去書店吧,就算不看美女,還能看書啊,長點知識吧,沒事哥幾個聚聚還有吹噓的資本也。

 

  “哎,我說姑娘,假如我沒說錯的話,你最近是不是和家里人鬧別扭了,從你眉心看啊,暗黑還帶點紫。”

 

  咦,這兒還要算命的?我剛才怎么沒注意呢。

 

  何旭酷聽到身后一個沙啞的聲音,就知道那是個算命的老頭,記得好像在什么什么橋下擺攤的,怎么今天來這兒了,還跟個美女算起命來?

 

  何旭酷扭頭看去,嗨,還真是他,一撮三羊胡子,精瘦的老頭,正在那眉飛色舞的說著呢。再瞧那姑娘,一臉的愁云,明顯是不開心的樣子啊,不過那姑娘長得一般吧,薄薄的眼皮不假,可就是看上去沒韻味,也就是說,不懂風情;小鼻子還行有點翹。

 

  細細的看了這么一圈,嗯,就那兩條腿最美,細長勻稱還結實,唯一的缺點就是膚色一般,肌膚不夠細嫩,何旭酷心里暗暗評說。

 

  嗯,這圓領衫要是再低點,就好了,就能看到整個山峰了,嘿嘿。

 

  何旭酷瞇著眼湊了過去,半蹲著聽那三羊胡子繼續忽悠。

 

  “姑娘你這是霉運當頭啊,注定最近煩心事多。”

 

  說到這兒,三羊胡也不說了,直直的看著那姑娘。

 

  好老小子,你是在賣關子,當我不知道!可是,你真他的會看,怎么和咱一樣只盯著人家的領口做什么?

 

  何旭酷強忍住笑,心里暗暗罵。

 

  “嗯,是啊,我就是覺得最近老是不順心,那么多事,煩死了,才來你這兒問問,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啊。”

 

  那姑娘嘆口氣,很是煩躁。

 

  “其實姑娘不就是因為處對象和家里鬧別扭嗎,這是小事啊。”

 

  一聽可夠專業的,嘿嘿,直接點題了,忽悠的就是你這種小姑娘。

 

  那姑娘一聽,噯,說的還真準,頓時來了精神,臉上閃著光,也不說話,看著三羊胡子在等下文。

 

  “依我看啊,姑娘不用著急,過了這個夏天,一轉秋季,你家人的火氣自消,你的婚姻大事也會水到渠成,就一切順心了。”

 

  隨后又是一些專業術語的胡謅了半天,還別說還真管用,最終那姑娘喜滋滋的拿出一百給了三羊胡子,樂顛顛的走了。

 

  “哎,小伙子。”

 

  就當何旭酷看完了,正遺憾看了這么老半天只看到了鼓鼓的峰影,卻未能窺見全貌之時,三羊胡子的話也是聽的云山霧罩一般,心里一片感嘆,待那姑娘走遠了,看一眼三羊胡子后,怏怏的要走之際,卻不防那老頭會叫住他。

 

  “你,在叫我?”

 

  左右這么一瞅,沒人啊,何旭酷回轉身。

 

  “可不,就是叫你啊。”

 

  “叫我,有事?我可不算命。”

 

  “嘿嘿,我要你算命了么?”

 

  三羊胡子淡淡一笑,反問何旭酷。

 

  “不算命,那你叫我?”

 

  “是叫你,也不是給你算命,也是給你算命,反正現在沒人來,我看你有點異樣,想給你看看。”

 

  “算了吧,有什么異樣不異樣的,咱不算也說不上信,再說,咱也沒帶錢啊。”

 

   “呵呵,不要你的錢。”

 

  “哦,不要錢?”

 

  何旭酷一怔:這倒怪了,這老頭什么時候不要錢給人算命了?

 

  “不要錢那更不算了啊,還累你,再說,咱有什么可看的啊。”

 

  何旭酷隨即一笑,懶懶道,就要轉身。

 

  “別,小伙子,我看你特別,才不要錢的,你知道我為什么非要給你看不可嗎?”

 

  “我怎么知道啊,您老人家想消遣我唄。”

 

  沒辦法,何旭酷再次轉過身來,調侃。

 

  “話可不能這么說,小伙子,你來就是,我給你看看。”

 

  看著何旭酷轉過身盯著自己似信不信的樣子,老頭“嘿嘿”一笑:“這樣吧,我且說說的你的名字,何旭酷,對么?”

 

  “不是吧,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何旭酷明顯的一驚,隨即也就釋然,以往可不是自己瞧他算命的,或者別人叫的時候他記住了呢,也未可知啊。

 

  “哦,我就叫何旭酷啊,有什么不好么?”

 

  “沒什么不好,但是,這個名字卻限制了你的樣貌,難道你不這么認為么?”

 

  “是么,我沒覺得啊。”

 

  “你自然覺不出,你想啊,何旭酷,就是說不需要酷啊,不需要酷,你就不需要長那么英俊了是吧,所以,你的個子就不高了,是吧?也虧你父親能想起這么個名字,硬是將自己兒子本來的相貌改變了!”

 

  老頭又在抖包袱,吸引何旭酷。

 

  是的,這名字是老爹取的不假,記得那是在自己對漢字多說有了領悟能力的時候,自己也曾就這個問題不滿的朝著老爹吼過,很別扭的一個名字啊,何旭酷?現在都是耍酷賣萌的時代,好么,你叫我何旭酷?我還有什么自豪感啊!

 

  “男人就不需要酷了么?”

 

  老頭的話打斷了何旭酷的思緒,令何旭酷看那老頭的眼色也多少帶著了不悅和惱怒。

 

  “男人才需要酷呢,高高的個子,俊美的面龐,不是吸引小姑娘的資本么?”

 

  三羊胡繼續調侃臉色陰沉的何旭酷,曖昧的笑著。

 

  “你就少說風涼話吧,不算,不算我走了。”

 

  何旭酷雖然不爽,卻也不想與他過于計較,遂不耐的嘟囔一句,就要起身離開。

 

  “誰說不算了,這不過一個笑場,開場白而已,不然我為什么要說你的名字啊,其實玄機就在這兒呢,你何妨聽我細說呢?”

 

  喲呵,這是爆雷么,要甩包袱了?

 

  何旭酷微微一笑,臉上沒了怒氣,轉而深深的盯住了他,靜等下文。

 

  我倒要看看你怎么忽悠,怎么的舌如蓮花,往深里展露你的玄機!把我兜里的五十塊錢,忽悠給你?!

 

  看著那三羊胡子忽閃著,那滿口的黃牙,翕動著,何旭酷心里連連冷笑起來。

 

 

 

 

 

 

 

 

 

 

 

 

 

 

 

 

 

 

 

 

 

 

 

 

 

 

 

 

 

 

 

 

 

 

 

 

 

 

 

 

 

 

 

 

 

 

 

 

 

 

 

 

 

 

 

 

 

 

 

 

 

 

 

 

 

 

 

 

 

 

 

 

 

 

 

 

 

 

 

 

 

 

 

 

 

 

 

 

 

 

 

 

 

 

 

 

 

 

 

 

 

 

 

 

 

 

 

 

 

 

 

 

 

 

 

 

 

 

 

 

 

 

 

 

 

 

 

 

 

 

 

 

 

 

 

 

 

 

 

 

 

 

 

 

 

 

 

 

 

 

 

 

 

 

七星彩第一位最准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