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刀尖(第六章 第4節)

時間:2019-09-09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麥家 點擊:
刀尖(全文在線閱讀)   第六章 第4節

  這天,我下班回家,路過書店,雖然不見火鉗子掛出來,但我還是進去了,因為,我剛給陳耀買了一些藥。陳耀天天躺在床上,需要補一點維生素什么的。劉小穎收下藥,客氣道:“啊喲,你去花這個錢干什么。”我為了不讓她歉疚,說:“是局長同意的,我在醫務室拿的。”我邊說邊準備進去看看陳耀,卻被劉小穎攔住。她小聲說:“算了,你有事走吧,他沒事。”我說:“我也沒事,去跟他聊聊天。”劉小穎卻很固執,“算了,你還是走吧,別老呆在這里,不好的。”我覺得有些不正常,看著她。她有意支開話題問我:“噯,莫愁湖同志都好的吧?”我說:“嗯,好的。”她又問:“他(她)到底是哪個人啊?是男還是女的?”我說:“算了,你別問,組織上不想讓你們認識。”

  陳耀在喊我:“老金,你在干嗎?進來坐坐吧。”我再次準備進去,卻又被劉小穎攔住,她一邊推我走一邊對里面說:“老金有事走了。”我走出書店,心里很納悶,越想越覺得劉小穎的舉止很怪異。后來才知道,其實這里也在醞釀一場陰謀,這場陰謀只針對我一個人!

  我一走,劉小穎即去了里屋,不等她開口說什么,陳耀便氣呼呼地指責她:“你干嗎不讓他進來?”

  劉小穎說:“他有事。呶,他給你的藥,是維生素,把它吃了吧。”說著扶起他,準備給他吃藥。陳耀一把把藥扔了,“哼,什么事,都是你的事,你就是怕我跟他說那件事!”劉小穎忍不住頂一句:“是,我就覺得不合適。”陳耀發狠地拍打自己的身體嚎叫:“你覺得這樣合適嗎?你沒看見我已經是個死人啦,我已經管不了你們啦!讓老金來……”劉小穎一把捂著他嘴,“你別說了……這不行的……”說著抱住陳耀抽泣起來,“我不能丟下你……我寧愿跟你一塊死也不會同意的……”

  劉小穎說到做到,很長一段時間她都不讓我進屋,有事都在門口說。有一天,她在整理床鋪時從被褥下面發現陳耀寫給我的一封信,說的還是這件事,被她當即燒掉。陳耀知情后,又跟她大鬧一場,以致要尋死相脅,一定要小穎把我叫來一談。劉小穎告訴他,其實這跟老金說沒用的,就算他愿意,沒有革老同意也不行。

  “要他同意干嗎?”

  “這不是個人的事。”

  “這就是個人的事嘛,只要我同意,你同意,他同意,跟組織上有什么關系。”

  “我們的一切都是組織的,當初我和你的事還不是組織上安排的。”

  “當初是當初,現在是現在。”

  “但我們工作的性質沒有變。”

  陳耀冷靜下來,說:“這樣還好,那就跟雞鳴寺說吧,我自己也覺得跟老金不好開口,所以才決定寫信。你不知道,我都寫了一天了,寫了又撕,撕了又寫。既然這樣,讓革老出面來說最好。這樣,你去找一下他,就說我有重要事情要跟他談,請他來一下。”劉小穎遲疑地看看丈夫,猶豫再三。還是狠了心勸他:“算了吧,這事不行的。”陳耀又發作起來,“你又來了!你以為我是瘋子嗎,我這一切還不都是為你們好!”

  “可這不行的。”

  “行不行要跟他說了才知道!”陳耀吼道。

  “難道我就沒有發言權嗎?”劉小穎突然變得很堅決,“我說不行,我不愿意!”

  “那我就死給你看!”

  陳耀滾下床,爬著去拿菜刀,上演了一場自殺戲……

  這是劉小穎對我復述的一幕,她說這次陳耀搶到了菜刀,真的把它架到脖子上要砍自己,把她嚇哭了,晚上還做噩夢。這只是開始,以后這樣的恐怖戲、這樣的噩夢還將不斷上演。陳耀的精神就像他的身體一樣,已經被固定成一個樣子:絕望!他整日躺在床上等死,唯一想完成的一件事就是把妻兒托付給老朋友、老上級、老同事——我!這么多“老”既是我們的交情,也是他了解我信任我的資本。他相信我,也相信自己的決定:把妻兒交給我,是最好的選擇。

  所以,他的死,已經注定。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七星彩第一位最准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