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龍尾堡》第五章

時間:2019-07-06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嚴步青 點擊:
龍尾堡(全文在線閱讀)  >  第五章  


     嚴裕龍請法宇大師給診病的水云,是一個漂亮得讓龍尾堡人稱為妖精或仙女的女子,因為她長得太美,以至于龍尾堡人認為世間不可能有如此貌美的女子。嚴裕龍十歲那年,在州府做官的父親嚴鼎銘因政績卓著,被光緒皇帝召入京城,官至戶部尚書兼東閣大學士,因廉政愛民,被老百姓稱為“濟世丞相嚴大人”。能進入朝廷做官,自然是光宗耀祖,福蔭后代的天大喜事,嚴家不免要慶賀一番,可是在嚴家慶賀的喜宴上,嚴鼎銘的獨生子,天資聰慧、聰明過人的少爺嚴裕龍卻突發怪病,口吐白沫倒地不省人事,醒來后有時還會癡話連篇,不知所云。有人說是中了邪,有人說可能是看到了不應該看到的東西,被孤魂野鬼給纏住了,嚴家上下一片恐慌。嚴大人的公子得了怪病,方圓百里的名醫術士一時云集龍尾堡,或者把脈查病,或者看相算卦,或者用藥,或者作法,有好心人還請來華山道士設壇驅鬼,銀子沒少花,可嚴裕龍的病卻仍是經常發作。
 
    嚴裕龍的母親于是帶著嚴裕龍來到龍頭寺拜見法宇大師,一面命人呈上捐銀一面說:“小兒裕龍突患怪病,雖多方醫治但仍不見好轉,大師是得道的高僧,道法高深,又精通醫術,求大師發發慈悲醫好小兒,嚴家定有重謝。”
 
    靜坐于蒲團之上的法宇大師并沒有像尋常郎中那樣診脈,只見他抬頭看了嚴裕龍一眼,然后雙手合十,神情靜穆地說:“阿彌陀佛,從面相看,少爺天庭飽滿,屬富貴之命,絕非一般邪氣可以襲擾。貧僧剛才已經推算過少爺的生辰八字,少爺患病,是因為少爺五行多火而缺水。火性發揚故而燥,水性流動故而柔,天下柔弱,莫過于水,火能虛實,水能實虛,火旺得水,方可相濟,因此少爺的病絕非藥物和邪術可治,只需找一個和少爺生辰八字相補,五行多水而又性情溫柔的姑娘長期相伴,然后貧僧再施以藥物治療,只要過了十六歲,少爺命里缺水之災也就度過了。不過此和少爺生辰八字相補且五行多水的女子只能是可遇而不可求,找到她須經一定時日,佛講究一個緣,緣分到了自然就有辦法,因此施主不必過分驚慌。貧僧自會操心便是了。”
 
    嚴裕龍一病就是三個多月,一晃到了來年三月份,本應是氣候變暖,春暖花開之時,臨晉縣卻突降了場罕見的大雪,大大的雪片扯棉吐絮般從天而降,鋪天蓋地,直下得封門堵院,平地積雪五尺,溝壑皆平,壓塌房屋無數,龍頭寺法宇大師于是打開寺門,收留那些房倒屋塌者,嚴家也給龍頭寺送去糧食,救濟災民。
 
    三月十五這天,嚴裕龍的母親去龍頭寺進香給病中的嚴裕龍祈福,法宇大師把嚴裕龍的母親讓于禪房,一面命人擺上茶,同時把一個五六歲的小女孩帶到嚴裕龍母親面前。那女孩穿著一身舊衣服,雖然略顯清瘦些但卻長得眉清目秀,身材俊俏,機靈中又顯得安靜而溫柔,特別是那白凈如玉的面龐和明亮的大眼睛,讓嚴裕龍的母親眼前不由一亮,覺得這是自己見過的最美麗的女孩,十分愛憐。可能是有人指點,那小女孩還像個小大人一樣上前有模有樣地給嚴裕龍的母親福了福請了安,惹得嚴裕龍的母親一把將那小女孩拉入懷中,心疼地說:“天下竟有這么標致乖巧的小人,把人心疼死了,讓這女孩給我做干閨女吧。”法宇大師說:“阿彌陀佛,看來你們的確有緣,夫人,這個女孩名叫水云,生辰八字正好和你家少爺相補,又五行多水,從小父親早亡,母女倆相依為命,她家的房子被雪壓塌了,無家可歸,她母親想找個人家當雇工,不如夫人就收留了她們母女倆,讓水云和裕龍少爺結為兄妹,陪伴少爺吧。”
 
    自打水云進了嚴家大院,嚴裕龍的病就一日好似一日,不久就痊愈了。也許前世有緣,嚴裕龍一見到水云就喜歡上了她,覺得他們仿佛早就認識似的,而且嚴裕龍還有一種感覺,認為自己命里注定了要和水云有某種聯系,雖然他說不清為什么,但他確信這種聯系是存在的。
 
    小時的水云和嚴裕龍整天形影不離,水云的母親也在嚴家做一些打掃庭院、幫廚做飯的雜活。嚴裕龍開始讀書后,水云則在書房外的樹蔭下手搖紡車紡線或者納鞋底做針線、學做女紅,時而給嚴裕龍端茶倒水,而嚴裕龍更是對水云如兄長般呵護,有時還教水云讀書寫字。一次,水云想要樹上的知了,嚴裕龍就爬上院子中那棵幾丈高的槐樹,嚇得嚴家大院的人個個捏了把冷汗,為此事,水云也挨了母親的訓斥。
 
    日子一天天過去,不知不覺中,嚴裕龍已變為一個英俊瀟灑氣度不凡的少年公子,水云更是出落成一個楚楚動人,漂亮得被龍尾堡人稱為妖精或仙女的姑娘。水云自幼和嚴裕龍一起玩耍,如今大了,漸知風月,兩人口中雖沒說什么,心中卻早已是情投意合,平日里也早已是眉目傳情,有時偶爾一天兩人不見面,心中都會感到失去了什么似的坐立不安。龍尾堡人也無不贊嘆他倆簡直是天生一對,但也有人為此事表示感嘆和惋惜,認為嚴家世代為書香門第,嚴裕龍的父親嚴鼎銘是朝廷一品大員,而水云只不過是嚴家的一個仆人而已,雖有一副少有的美貌,但門不當,戶不對,不可能成為嚴家的媳婦。
 
    嚴裕龍剛滿十八歲,前來提親的媒人就踏破了嚴家的門檻,嚴裕龍的父母也急著想早日抱上孫子,可是任憑媒人把那姑娘說得貌若天仙、聰明賢惠,嚴裕龍就是不同意,嚴裕龍的母親當然明白這一切是因為水云。說心里話,水云母女這些年在嚴家,名分上雖然是主仆關系,可嚴家一直把她們當親人看待,特別是水云,更是被嚴裕龍的母親當了親閨女,可是一想到水云的出身,嚴裕龍的母親還是無奈地搖了搖頭。
 
    一向聽話孝順的嚴裕龍終于為了婚事和母親發生了頂撞,他跪在地上對母親說:“母親大人,我們嚴家是有身份、有名望的書香門第,水云的確和嚴家門不當,戶不對,可是就在今年父親大人回鄉省親之時,曾當著母親大人的面教誨兒子說,‘憑裕龍兒的才氣,完全可以通過科舉求得功名,可是如今世道紛亂,仕途兇險,裕龍兒今后還是不要出名,不要做官,安安穩穩做個平民百姓,在家照看好祖家留下的基業就行了。’可見父親大人是要讓裕龍做一個普通的小民百姓,既然是普通的小民百姓,還講究什么門當戶對?母親大人,裕龍心中已經有了水云,絕再裝不下第二個人,求母親大人成全裕龍和水云的婚事吧。”
 
    母親說服不了嚴裕龍,只好修書給在京城做官的嚴裕龍的父親嚴鼎銘,嚴鼎銘不久就回信說:“為夫這些年在京做官,目睹了官場的兇險,因此曾經告誡裕龍兒不要進入仕途,做個普通的小民百姓,既為小民百姓,其婚姻上可以不拘小節,不要在門當戶對上計較太多,但婚姻是裕龍及我嚴家大事,又不可不慎,水云當年乃法宇大師領到嚴家的,因此裕龍的婚姻可請教法宇大師,若法宇大師認為沒有不妥之處,即可成婚……”
 
    在關中,女孩在出嫁之前要學做女紅,繡花、剪紙、做衣服、納鞋底、做飯、照料老人長輩起居等,為的是結婚后能夠照料丈夫和孩子,伺候公婆,里里外外成為一把好手。當時恰巧進入臘月,像嚴家這樣的大戶自然要為過年添置新衣、繡花、剪窗花、蒸年饃、支油鍋、蒸年碗等等。這幾天龍尾堡像王媒婆、郭笠生娘等幾個精明能干、心靈手巧的女人都在嚴家幫忙,嚴裕龍的母親也想乘機看看水云的女紅如何,于是安排水云和這些女人一起做活。
 
    水云和這些女人們坐在燒得熱騰騰的火炕上,圍著大大的炕桌一邊拉話一邊做活。水云不但長得美,而且干活精干利落,繡出的花美艷動人,裁剪縫制的罩衣棉衣針腳均勻細密,放鞋樣、納鞋底樣樣精通,做出的飯菜也是色、香、味俱全。看著水云做活時的神情,喜得嚴裕龍的母親合不攏嘴,這一切自然逃不過善于察言觀色的王媒婆的眼睛,于是半討好半開玩笑地對正在炕上捏花饃的水云說:“水云姑娘,你自小在嚴家長大,夫人也把你當閨女看,干脆給嚴家當媳婦吧。”聽了王媒婆的話,女人們都笑了起來,水云冷不丁聽王媒婆這么一說,一下子漲紅了臉,抬頭看了王媒婆一眼,不知如何應答。卻見笠生娘也跟著說:“就是,我看這方圓百十里,只有水云才配得上給裕龍少爺當媳婦。”
 
    水云放下手中的活,紅著臉假裝生氣地說:“人家把你們叫嫂子、嬸子,你們卻在這里拿我取笑作踐我,我再也不理你們了。”王媒婆笑著說:“水云我問你,是裕龍少爺的模樣配不上你,還是嚴家的門第配不上你,讓你給嚴家當媳婦,嫂子我怎么就作踐你了?”聽王媒婆的話,羞得水云臉更紅了,低頭一溜煙跑出了屋子,恰巧和迎面進門的嚴裕龍的母親打了個照面。嚴裕龍的母親早已聽到了水云剛才和王媒婆及郭笠生娘的對話,于是笑著對王媒婆說:“你們給人家水云當嬸子、嫂子,卻沒有一點嬸子、嫂子的樣,看把水云給羞得。”聽了嚴裕龍母親的話,在場的人都明白,水云給嚴裕龍做媳婦這件事應該是鐵板釘釘的事了。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欄目列表
七星彩第一位最准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