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最后一名女知青 17

時間:2013-08-30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閻連科 點擊:

最后一名女知青(全文在線閱讀)  >   17

 

  
  選舉是在麥收將盡。回想起來,頗有一場夢感。那段時日,狐貍本來多像自暴自棄的脫韁之馬,甚或渴念日夜過著放蕩生活,若不是梅富于理智,始終不與其配合,或說梅的意志堅定,連他跪在面前,都沒有答應他那不算無理之求,也許他早就對人生命運灑脫不羈了。早就一任自己的情感逐流隨波了,哪還顧了許多事情。當然,另一方面,自始至終的婭梅總覺得他與她那些被說成愛情的東西,未免過于蜻蜓點水,走馬觀花,著實是膚淺一些。也因此她總對他保持距離,半冷不熱。然而,到了收麥時期,狐貍突然大變,不僅下田割麥早起晚歸,貓在田里半日不動,且還時不時去討好一些張家營的莊戶人家,還時常給經濟異常拮據的家庭送去三兩塊錢,說是借給人家,卻又說不要還了。有次,村里有個孩娃高燒,他頂著酷日,背那孩子二十三里山路,去求一位野醫就診,回來時自己累得癱在床上。這樣一些過激之舉,使人一眼便能看穿他的目的。到了瀕臨選舉的前幾天,他更是無所顧忌,居然往鎮上跑了一趟,買回許多小糖、香煙,每一夜都拿著東西,到張家營的村里走胡同串巷,大娘伯嫂的叫得低俗得十二分少見,那舉止做派,已經很像鄉間雜耍的小丑,直鬧得每每回到知青點吃飯,梅和那位都懶得理他。

  “沒想到狐貍是這樣的人。”

  “倒幸虧我和他沒有滾到一張床上。”

  她們議論起來,滿是對男人們的不屑。然而,一次在他與梅子單獨相處時候,他卻說梅,準備準備吧,收完麥種完秋,你就可以返城了。見梅對此不解,嘴角還強隱了冷冷一笑,他便說張家營三十幾戶人家,我跑了二十七戶,說好到時都選你返城,還余幾戶,你去說說情。

  梅說:“狐貍,你怎么這樣。”

  他說:“我是真心想和你結婚。”

  她就:“就為這個?”

  他說:“不為這個我不會拿返城當彩禮,有良心你就不要再和張天元有絲毫往來。”

  事情盡管又苦又澀,赤裸裸的如脫光衣服站在人前,可畢竟使梅從中感到他對愛的一份赤誠,且張天元私下也走了許多人家,也都說好選梅返城。收完麥子,選舉也就到了。只因隊長忽然接到一個口信,說給村里分來幾噸化肥,讓立馬到鎮上去拉。于是,勞力都拉上架子車,趕上牛車,往鎮子上去了兩天。將化肥拉回,是在一個中飯之前,選舉是見縫插針在中飯之后,地點為村頭的大樹下。隊長招呼一聲,村里人便都聚攏在大樹下面,零零散散坐成一片。

  那時候,他們三個知青并肩坐在樹蔭里,情勢很像要受到張家營人的無端審訊,彼此默默不言。而實際上,狐貍是暗藏了一臉紅光,一身暗自操縱了會場的洋洋之得。梅手里拿一根柴棍,在地上胡亂畫些字樣,以掩抑內心的喜悅和擔憂。雖說各戶人家都說要選你,且你也已急急忙忙整理了兩個返城的箱子,連準備返城的家信都已寫過,然若要萬一不能中榜呢?畢竟做了充分的返城準備,可由誰返城,卻還沒有水落石出。相比之下,倒是人家釋然大度,手里拿一根鉤針,在用白色的滌良線織一襯衣的套袋。不必去說,那針織的玩意,是她愛的信物。在那個時代,城市風行著男人的襯衣領里,補綴一個雪白針織條帶。不是為了裝飾,主要是為了宣布愛情。她對梅說,橫豎狐貍進行了秘密聯絡,我們參加選舉,實是陪襯一下狐貍。所以她的超脫十分可以。而狐貍的竊喜,來自于胸有成竹,也是一樣可以十分,唯梅,喜憂參半,慌慌的不安。

  選舉是一種古老而又古老的形式,標志了鄉村社會的本來特色。隊長將煙鍋磕在地上,說他奶奶的,分這一個返城指標,你還不如不分,今天輪到我們張家營子來得罪你們城里人了,只求你們多原諒原諒我們鄉下的人啦。接下去,隊長從自己的口袋里,向外掏著玉米、大豆、花生仁,給每位戶主各樣發了一粒,又在一塊石頭上擺了三個碗,說花生代表狐貍,大豆代表婭梅,剩下的就不要說了;花生放一號碗,玉米放二號碗,大豆放三號碗,大家同意誰就來放吧!
  
  梅和狐貍們吃緊起來,三個人眼睜睜地看著石頭上的三個白碗。會場上先是靜了一會,隊長又說都來放啊,張老師才忽然從一棵大樹后面走將出來,在梅的三號碗里,丟下一顆大豆。大豆在碗里旋轉許久,叮叮當當的聲音,從碗里漫將出來,在鄉村的會場上滾來滾去。

  張老師丟完那顆大豆,先自離開會場去了,寬厚的背影,如一條逆風行駛的船,緩緩地劃在午時的日光里。梅盯著那背影,靜默凝固為瘦削的雕像,直到他拐進另一條胡同,腳步聲漸漸失去。及至等她扭回頭來,鄉村的戶主們,都已圍過了石頭,把其中一樣東西丟進碗里,如張老師一樣,朝著村子走去。

  丟畢糧食是午飯不久。其結果大出人意:共是三十七戶人家,狐貍的花生碗里沒有一顆,梅的大豆碗里僅有一顆,而另一個玉米碗,恰好是三十六顆。

  黃黃是那一風景的最好憑證。它臥在會場外的一棵小樹下面,眼睛里呈出淺淡的灰黃。人家從隊長手里接過返城表格時,它忽然站了起來,看著它的主人和狐貍,如兩截枯樹木在那兒。轉來的日光,在他們臉上,照出蠟黃的顏色。似乎為了安撫,黃黃走去,在狐貍的腿上蹭了幾下,狐貍便用力朝黃黃的身上踹了一腳。黃黃尖叫著,跑到梅的身邊,梅便蹲下摸著黃黃的頭,有淚落在它的臉上。于此間,狐貍莫名其妙地走到那石頭邊上,抓起盛了三十六顆玉米的白碗,將其摔碎在了石上。

  隊長急喚:“你別狐貍,那是借人家的飯碗。”

  可是,隊長話一出口,那碗片已經滿地飛濺。碗里的玉米,成了一地金黃。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1)
10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七星彩第一位最准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