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冷廬雜識(第三卷四)

時間:2019-10-04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陸以湉 點擊:
冷廬雜識(全文在線閱讀) > 第三卷(四) 


  ◎王文端公
  
  韓城王文端公杰未遇時,在陜甘總督尹文端公、巡撫陳文恭公幕府,立品正直,二公甚重之。乾隆辛巳捷南宮,廷試卷列第三。是科因御史奏改先拆彌封,傳集引見。上是日閱十卷,幾二十刻,特拔公卷置第一。《御制辛巳御殿傳臚紀事》詩有云:“西人魁榜西平后,可識天心偃武時。”蓋是時西域底平,開疆蕆績,而公適掄元,詩特及之。數十年遇合,恩禮加隆,已基于此矣。
  
  ◎卻老要訣
  
  唐柳公度年八十余有強力,嘗云:“吾初無術,但未嘗以氣海暖冷物、熟生物,不以元氣佐喜怒耳。”孟詵年雖晚暮,志力如壯,嘗謂所親曰:“若能保身養性,嘗須善言莫離口,良藥莫離手。”明海寧賈銘年百歲,太祖召見,問其平時頤養之法,對曰:“要在慎飲食。”張本斯《五湖漫聞》云:“余嘗于都太仆坐上見張翁一百十三歲,普福寺見王瀛洲一百三十歲,毛間翁一百三歲,楊南峰八十九歲,沈石田八十四歲,吳白樓八十五歲,毛礪庵八十二歲。諸公至老精敏不衰,升降如儀,問之,皆不飲酒。若文衡翁、施東岡、葉如巖,耄耋動靜與壯年不異,亦不飲酒。”《松江府志》:李玉如大耋猶健步行四十余里,或問以養生之術,曰:“七情之中,惟怒難制,我能不怒而已。”吾邑皇甫凱承茂才娘,耄年矍鑠,能于燈下作細字,卒年九十六。余嘗叩以何術攝生,曰:“無他,五十歲后不御內,生平不使腹受餓,嘗攜佩囊置食物,饑即啖之而已。”此皆可為卻老要訣。
  
  ◎錫奴銅婢
  
  溫足瓶名“錫奴”,蘇州薛一瓢雪鐫銅杖,字曰“銅婢”,此可以為對。
  
  ◎周蘇門
  
  錢塘周蘇門大令向青,以孝廉宰楚之廣濟縣,鋤除豪猾,幾為中傷。日久,公論始出,上官咸知為良吏,量移漢陽縣,未及中壽,遽卒于官。著有《勾麓山房詩草》,語多真摯。如《過灘》云:“方知天地間,險多子者鮮。只求心性安,勿怨時命舛。”自題《省過圖》云:“幼讀圣賢書,長識忠孝字。感激至君親,無端為雪涕。”皆出自性真,不關緣飾。斷句如“午后百花靜,春深群木高”,“柴門日仄移帆影,桑徑風高落翦聲”,亦佳。又《途間口號》云:“煙灶頹墻半水痕,綠楊陰里剩孤村。石壕夫婦方團聚,忍使催租吏打門。”真藹然仁人之言也。
  
  ◎安次香
  
  蜀中安次香上舍崇庚,才調倜儻,工繪事,喜吟詠,幕游浙中。先君子官遂安學時,與之相識,徵歌角酒,情好甚敦。嘗賦《西湖柳枝》詩云:“春水平時綠波,一生消受好風多。長亭萬縷都輸汝,不系離愁只聽歌。”饒有風致。
  
  ◎茌平旅壁詞
  
  至京師沿途旅壁題詠甚多,往往有佳者。道光癸巳,春闈被放還南,于茌平旅壁見江南念重學人贈歌者秋桂二詞,情味蒼涼,殆下第后有托而言者,惜未知其姓名。其詞云:“茅店月昏黃,不聽清歌已斷腸。況是弦低按處,凄涼,密雨驚風雁數行。我自鬢毛蒼,怪汝鴉雛恨也長。等是天涯淪落者,蒼茫,燭ㄠ樽空淚滿裳。”“宛轉撥檀槽,渾似秋江涌怒濤。樂府于今如囈語,魂銷,勸汝人前調莫高。上客《郁輪袍》,慚愧村妹慢捻挑。卿唱新詞吾亦和,蕭騷,今古憐才是爾曹。”
  
  ◎巴鯽膏
  
  外伯祖周悠亭先生向潮,兄弟三人,次春波先生踴潛,余外祖也,三葵園先生以清,俱好善樂施。賈人某負逋五百金,貧不能償,焚其券。某感恩次骨,以家傳癰疽秘方相贈,按方制送,獲效甚神,錄之以廣其傳。
  
  仙傳巴鯽膏奇方(治發背癰疽、疔毒,一切無名腫毒,未成即消,已成即潰,力能箍膿,不至大患)。
  
  巴豆(五錢,去殼)、鯽魚(兩個,重十二兩以上者)、商陸(十兩,切片)、漏蘆(二兩)、鬧楊花(二兩)、白及(五錢,切)、番木鱉(五錢,切)、蓖麻子(三兩,去殼)、錦紋大黃(三兩,切)、烏羊角(二只)、全當歸(二兩,切)、兩頭尖(三兩,即雄鼠糞)、白斂(三兩,切)、穿山甲(二兩,切)、黃牛腳爪(一兩,敲研)、豬腳爪(一兩,敲研)、蝦蟆皮于(二兩)、川烏(五錢,切)、草烏(五錢,切)、蒼耳子(四兩)、玄參(二兩切)。鼠糞雌多雄少,雌者兩頭圓而無毛,雄者兩頭尖而有毛,不可混用。蝦蟆干宜新,取其力猛也。
  
  右藥入大廣鍋內,用真麻油三斤半浸三日,熬至各藥焦黑,濾渣再熬,沸乃入后藥。
  
  飛凈血丹(廿四兩)。
  
  用槐柳條不住手攪,熬至滴水成珠熄火,待稍冷再入后藥。
  
  上肉桂(五錢)、乳香(四錢,去油)、沒藥(四錢,去油)、上輕粉(四錢)、好蕓香(四錢,去油)。此五味俱研極細,徐徐摻入,用銅箸攪勻,待凝冷,覆地上十余日,火毒退盡乃可用。
  
  ◎王仲瞿
  
  秀水王仲瞿孝廉曇,倜儻負奇氣,文辭敏贍,下筆千言立就。家貧,依其外舅以居,賦詩有“娘子軍中分半壁,丈人峰下寄全家”之句。舉乾隆甲寅鄉試,闈作沈博絕麗,膾炙一時。與舒鐵云孝廉交最深,舒贈以聯云:“菩薩心腸,英雄歲月;神仙眷屬,名士文章。”在京師時,法梧門祭酒式善重其才,與孫子瀟太史、鐵云稱為“三君”,作《三君詠》。適川、楚教匪不靖,王之座師南匯吳白華總憲省欽薦王知兵,且以能作掌心雷諸不經語入告,睿皇帝斥吳歸里,而王應禮部試如故。然卒憔悴失意死,識者悲之。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七星彩第一位最准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