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說秦君衛鞅變法 辭鬼谷孫臏下山

時間:2013-10-30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馮夢龍 點擊:
東周列國志(全文在線閱讀)  >  第八十七回 說秦君衛鞅變法 辭鬼谷孫臏下山
 
  話說衛人公孫鞅原是衛侯之支庶,素好刑名之學,因見衛國微弱,不足展其才能,乃入魏國,欲求事相國田文。田文已卒,公叔痤代為相國,鞅遂委身于痤之門。痤知鞅之賢,薦為中庶子,每有大事,必與計議。鞅謀無不中,痤深愛之,欲引居大位,未及而痤病,惠王親往問疾,見痤病勢已重,奄奄一息,乃垂淚而問曰:“公叔恙萬一不起,寡人將托國于何人?”痤對曰:“中庶子衛鞅,其年雖少,實當世之奇才也,君舉國而聽之,勝痤十倍矣。”惠王默然,痤又曰:“君如不用鞅,必殺之;勿令出境,恐見用于他國,必為魏害。”惠王曰:“諾。”既上車,嘆曰:“甚矣,公叔之病也,乃使我托國于衛鞅,又曰:‘不用則殺之。'夫鞅何能為?豈非昏憒之語哉?”
  惠王既去,公叔痤召衛鞅至床頭,謂曰:“吾適言于君如此,欲君用子,君不許;吾又言,若不用當殺之,君曰‘諾'。吾向者先君而后臣,故先以告君,后以告子,子必速行,毋及禍也!”鞅曰:“君既不能用相國之言而用臣,又安能用相國之言而殺臣乎?”竟不去。
  大夫公子卬與鞅善,卬復薦于惠王,惠王竟不能用。
  至是,聞秦孝公下令招賢,鞅遂去魏入秦,求見孝公之嬖臣景監。監與論國事,知其才能,言于孝公,公召見,問以治國之道,衛鞅歷舉羲、農、堯、舜為對,語未及終,孝公已睡去矣。明日,景監入見,孝公責之曰:“子之客,妄人耳。其言迂闊無用,子何為薦之!”景監退朝,謂衛鞅曰:“吾見先生于君,欲投君之好,庶幾重子,奈何以迂闊無用之談,瀆君之聽耶?”鞅曰:“吾望君行帝道,君不悟也,愿更一見而說之。”景監曰:“君意不懌,非五日之后,不可言也。”
  過五日,景監復言于孝公曰:“臣之客,語尚未盡,自請復見,愿君許之。”孝公復召鞅,鞅備陳夏禹畫土定賦,及湯、武順天應人之事,孝公曰:“客誠博聞強記,然古今事異,所言尚未適于用。”乃麾之使退,景監先候于門,見衛鞅從公宮出,迎而問曰:“今日之說何如?”鞅曰:“吾說君以王道。猶未當君意也。”景監慍曰:“人主得士而用。如弋人治繳,旦暮望獲禽耳,豈能舍目前之效,而遠法帝王哉?先生休矣。”
  鞅曰:“吾向者未察君意,恐其志高,而吾之言卑,故且探之。今得之矣,若使我更得見君,不憂不入。”景監曰:“先生兩進言,而兩拂吾君,吾尚敢饒舌以干君之怒哉?”明日,景監入朝謝罪,不敢復言衛鞅。景監歸舍,鞅問曰:“子曾為我復言于君否乎?”監曰:“未曾。”鞅曰:“惜乎!君徒下求賢之令,而不能用才,鞅將去矣。”監曰:“先生何往?”鞅曰:“六王擾擾,豈無好賢之主勝于秦君者哉?即不然,豈無委曲進賢勝于吾子者哉,鞅將求之。”景監曰:“先生且從容,更待五日,吾當復言。”
  又過五日,景監入侍孝公,孝公方飲酒,忽見飛鴻過前,停杯而嘆,景監進曰:“君目視飛鴻而嘆,何也?”孝公曰:“昔齊桓公有言,‘吾得仲父,猶飛鴻之有羽翼也。'寡人下令求賢,且數月矣,而無一奇才至者。譬如鴻雁,徒有沖天之志,而無羽翼之資,是以嘆耳。”景監答曰:“臣客衛鞅,自言有帝、王、伯三術,向者述帝王之事,君以為迂遠難用,今更有‘伯術'欲獻,愿君省須臾之暇,請畢其詞。”孝公聞“伯術”二字,正中其懷,命景監即召衛鞅。
  鞅入,孝公問曰:“聞子有伯道,何不早賜教于寡人乎?”鞅對曰:“臣非不欲言也,但伯者之術,與帝王異。帝王之道,在順民情;伯者之道,必逆民情。”孝公勃然按劍變色曰:“夫伯者之道,安在其必逆人情哉?”鞅對曰:“夫琴瑟不調,必改弦而更張之;政不更張,不可為治。小民狃于目前之安,不顧百世之利,可與樂成,難于慮始。如仲父相齊,作內政而寄軍令,制國為二十五鄉,使四民各守其業,盡改齊國之舊,此豈小民之所樂從哉?及乎政成于內,敵服于外,君享其名,而民亦受其利,然后知仲父為天下才也。,”孝公曰:“子誠有仲父之術,寡人敢不委國而聽子!但不知其術安在?”
  衛鞅對曰:“夫國不富,不可以用兵;兵不強,不可以摧敵。欲富國莫如力田,欲強兵莫如勸戰。誘之以重賞,而后民知所趨;脅之以重罰,而后民知所畏。賞罰必信,政令必行,而國不富強者,未之有也。”
  孝公曰:“善哉,此術寡人能行之。”鞅對曰:“夫富強之術,不得其人不行;得其人而任之不專,不行;任之專而惑于人言,二三其意,又不行。”孝公又曰:“善。”衛鞅請退,孝公曰:“寡人正欲悉子之術,奈何遽退。”鞅對曰:“愿君熟思三日,主意已決,然后臣敢盡言。”
  鞅出朝,景監又咎之曰:“賴君再三稱善,不乘此罄吐其所懷,又欲君熟思三日,無乃為要君耶。”鞅曰:“君意未堅,不如此恐中變耳。”至明日,孝公使人來召衛鞅,鞅謝曰:“臣與君言之矣,非三日后不敢見也。”景監又勸令勿辭,鞅曰:“吾始與君約而遂自失信,異日何以取信于君哉?”景監乃服。
  至第三日,孝公使人以車來迎,衛鞅復入見,孝公賜坐請教,其意甚切,鞅乃備述秦政所當更張之事,彼此問答,一連三日三夜,孝公全無倦色。遂拜衛鞅為左庶長,賜第一區,黃金五百鎰,諭群臣:“今后國政,悉聽左庶長施行,有違抗者,與逆旨同!”群臣肅然。
  衛鞅于是定變法之令,將條款呈上孝公,商議停當。未及張掛,恐民不信,不即奉行。
  乃取三丈之木,立于咸陽市之南門,使吏守之,令曰:“有能徙此木于北門者,予以十金。”百姓觀者甚眾,皆中懷疑怪,莫測其意,無敢徙者。鞅曰:“民莫肯徙,豈嫌金少耶。”復改令,添至五十金,眾人愈疑,有一人獨出曰:“秦法素無重賞,今忽有此令,必有計議,縱不能得五十金,亦豈無薄賞?”遂荷其木,竟至北門立之,百姓從而觀者如堵,吏奔告衛鞅,鞅召其人至,獎之曰:“爾真良民也,能從吾令!”隨取五十金與之,曰:“吾終不失信于爾民矣。”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1)
10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七星彩第一位最准预测